Blackit

默粉 超凶

{ 2018-08-04 /1 }

【镇魂|巍澜面大三角】血腥爱情故事

这是一个弟弟爱上哥哥,但是恼恨于哥哥万年前抛弃他(误),想报复哥哥让他尝尝求而不得的滋味,但是看到哥哥和嫂子夫妻同心,一怒之下失手杀了哥哥,又被穿越到万年前掌握了弱点的嫂子反杀,最后同归于尽的狗血爱情故事。

真人比木头人难剪太多了,不敢相信这个视频我剪了三个礼拜

{ 2018-07-30 /9 }

宝啊,充满智者气息的宝啊,保佑我明天数学及格吧!

{ 2018-06-25 /2 /1 }

床帘拯救一切

{ 2018-06-03 /2 /4 }

金光·杏默玄欣·荆棘人(8)

来不及了,九月再见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无菌舱的门帘向上卷起时,欲星移松了口气。他几乎感恩地看见俏如来与玄狐并肩走出,而两者神色均带着不约而同的疲惫。映入那抹纯白时,玄狐的眼睛似乎亮了亮,随即被滔天的怒意淹没。它以人类难以企及的速度冲过来,又在常欣的一声轻叱中猛然刹住脚步,它的动作是那么迅疾,以致从头至尾只扬起一小股尘埃。欲星移看清了它抬起的手,其实它只是想把他从常欣身边推开而已。

玄狐也许并不明白他的心思,只直觉他对常欣很危险;奇异的是这种本能并未直接写入它的程序,而是在无数次的观察学习后植根于它的储存器中。很有意思,不是吗?观察机器人,就仿佛观察亿万年前的人类。

这句意义...

{ 2018-05-30 /21 }
 

金光·杏默·荆棘人(7)

墨家十杰的关系说好不算好,说坏——毕竟他们曾有过相同的目标,谁也不会相信他们内部是如此倾轧不是吗?

一个天才已然太多,十个简直是灾难。

老钜子并非认识不到这点,但在他眼中,比起人类的宏愿,私人恩怨何足道哉。“譬若轮人之有规,匠人之有矩。轮、匠执其规、矩,以度天下之方圆。天欲义而恶不义,天为政于天子,天爱天下之百姓——此为天志。我要你们共同完成这项任务,墨家将流芳百世。”说到激动处,他甚至拍起了轮椅的扶手。

欲星移不知道别人的内心飘过怎样的弹幕,但某个瞬间,他属于海洋生物的冷血确实沸腾了。一个集墨家百年之心血、这一代十杰智慧之结晶于一身的新人类,他想,它会凌驾于任何一种现有的生物之上,成为...

{ 2018-05-27 /4 /20 }
 

金光·杏默玄欣·荆棘人(6)

久远以前,杏花君曾对他说过:我将与你同行。

他嗤笑,认为他轻诺寡信,对于前路一无所知。

直到有一天,凌晨的一通电话将他从浅眠中惊醒,杏花君要他来手术室一趟,带着墨家新开发的、尚未试验成功的人造血小板。谁也不知道这一针下去那孩子是生是死,未来是否还有变数,但现在,他别无选择。

他沉默地看着他剥开心脏瓣膜,植入起搏器,再将那层薄薄的肌肉细细缝合。儿童的心脏一丁点儿大,脆弱得仿佛一枚即将破壳的鸡蛋。他看着汗珠布满杏花君的额头,迟疑地替他擦去。

这一刻起他明白:他们确是同一种人,这条路也将共他从一而终。

后来前任钜子不知从何得知他挪用尚未开发完成的试验品,大发雷霆,把他关了禁闭。而五年后,那...

{ 2018-05-24 /21 }
 

金光·杏默玄欣·荆棘人(5)

敏感词是ducai,牛逼

作业、期末、游学……五月要是完结不了就九月再见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等到欲星移半路拦截令开阳发给玄之玄的讯息,为时已晚。他原地站了一会儿,换了套衣服,把身上所有可能安了监视器、窃听仪之类的零件拿了下来,这才动身前往尚贤宫。然而当他发动了飞行器才惊觉这根本是多此一举。该死的!他把手高高抬起,最后却只轻轻落在仪表盘上。飞行器里装了监控,他冷静地想,毋庸置疑。难道他还能借口里面有蟑螂把它整个拆了重装不成?但是蟑螂已经灭绝了。幸好他那次去俏如来的实验所前它突发故障,使他不得不临时改乘地面交通,因此比预定的时间晚了十分钟。

思及此处,他垂眼看了看四轴旋翼的监控,发...

{ 2018-05-22 /1 /18 }
 

金光·杏默·荆棘人(4)

玄狐不喜欢默苍离,哪怕他刚刚电翻了那个披着欲星移壳子的冒牌货。

它见过这个人几次,在一年两度的作业验收时。它记得那人细长、冰冷的手指在它身上、体内逡巡的感觉,那滋味并不好受,尤其是当他用毫无温度的目光审视他时。它身不由己、前途未卜——也许,这就是俏如来所谓的恐惧。

这样的一个人,怎么会是俏如来所说的赤子?一定另有其人。

因此它几乎一进门,就迫不及待在房间内巡视起来。

俏如来及时喝止了它:“这样不礼貌。”

“没事儿。”杏花君说,替玄狐也冲了杯热茶,“难得出来放放风,就当观察人类世界了。”他对玄狐慈祥地笑了笑,“我听苍离提起过你,他说你是一个很有潜力的作品。”默苍离当时说的其实是“差强人...

{ 2018-05-17 /26 }
 

金光·杏默·伞下奇缘

又一个沙雕小段子,热到昏迷的产物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春夏之交,正是亚热带随机性气候发挥到了极致的时候,地方台每天都在进行四季轮播。好多妹子打起了伞,引得一众男性羡慕。

温皇不用打伞,因为他根本不出门。

千雪每天乐颠颠地跟他娇弱的叔叔挤一把伞,还跟T字区白到发亮、其余皮肤黑成包拯的罗碧勾肩搭背。

鸩罂粟加入了一个雨伞暴走族,杏花君亲眼看到他、岳灵休和一个白到产生光学污染的男生一人打一把巨大的伞,一字排开。这伞大到什么程度呢?执勤岗的伞见过伐,比那个小一圈儿,每次三个人出行,方圆十米内人迹罕至。这个情况在别小楼谈恋爱后得到了改善,李剑诗觉得完全可以两人撑一把,所以杏花君每...

{ 2018-05-16 /4 /39 }
 
1 2 3 4 5 6

© Blackit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