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ackit

我活得好悲伤,我在雨中拉肖邦

东离·凛杀凛·怪物

吸血鬼paro(是这样写的吧?)互攻,囚禁

瞎写写。脑洞挺丧病的,真写起来倒还好,可能是因为我不够变态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露台上最后一片雾气消散的时候,通常意味着又一个清晨到来了。杀无生用指甲在石墙上划下第十三道刻痕,吸血鬼坚硬的骨骼和角质足以在任何建材上留下刀削斧凿般的痕迹。

十三天了,离凛雪鸦上一次前来已经过了十三天。

谁也不知道那道貌岸然的吸血鬼猎人的城堡里,居然锁着一只吸血鬼、一头……怪物。

凛雪鸦把他养起来,像圈养达官贵人钟爱的珍禽异兽、像对待禁脔[1],用锁链、契约和法阵困在暗无天日的密室里。多可笑啊,不是吗?他本以为的救赎只是另一道枷锁,只是从...

{ 2018-12-14 /5 /35 }
 

东离·杀凛·作者真的很糟糕

果然比起写黏黏糊糊地谈恋爱,我还是更想看无生艹哭鸦,猜一下这篇多久被屏蔽

虽然我自己都被雷到好几次,但我飙得好快乐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{ 2018-12-09 /11 /83 }
 

东离·杀凛·从一

结尾私货,或者说整篇文章的起因是我想看鸦说出师尊的金橘,那一定是截然相反的语境

人物全崩,18年最不喜欢的文章出炉,啦啦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走上这条路的那一刻起,他就没想过善终。

破镜未必重圆,浴火之后更可能是凋亡,世间有那么多可能性,人最终也只能择一从之。至于这条路通往何方,他心中早有计较。

杀无生向来无梦。像他这样的人,除了一望无际的尸山血海、冤魂怨灵,还会有什么肯入他的梦呢?睡醒了他就去杀人,有时候杀一个,有时候杀一群,有时候一个也不杀。老弱妇孺、善恶美丑,在他的双剑面前,毫无差别。他其实并不喜欢杀人,更欣赏不来那种将杀戮当作美学的疯人行径。他出剑快且狠,...

{ 2018-12-05 /11 /58 }
 

感觉鸦像一家精神病院病情最严重的患者,不好好思考怎么越狱,成天串门、教唆隔壁病房的病友,教唆出事儿来了还眨巴着无辜(?)的眼睛说我就是随口一说,谁知道他们居然笨到相信了。


全院大概只有新来的院长的发小兼护工能治他。

{ 2018-12-03 /2 /11 }
 

东离·杀凛·凝渊

呜呼,第二次被屏蔽了,本来没有什么也欲盖弥彰得像有什么

标题私货,动机是拜读完杀无生外传小说后想看崩坏、自毁的鸦

再屏蔽我真的会火大


{ 2018-12-03 /2 /33 }
 

东离·杀凛·失心

一个描写练习

本来没有(上)的,但是,唉,算了算了,脑都脑了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上)杀无生

凌晨两点多的时候下起了雨,凛雪鸦回来时身上湿漉漉的,带着潮湿但依然清晰可闻的夜店的气味。他半夜出入这种声色场所是常态,有时是为了解决对手,有时是为了寻觅新猎物,杀无生早就习惯了。

但这次,他在他的手腕里侧发现了一枚桃红色的唇印。

凛雪鸦喝多了酒,神态恹恹的——其实他一贯如此,看上去比旁人多了一分诱人的醉态——任他捏着一截皓白的腕子翻来覆去地检查。他的头发还滴着水,流进敞开的领口,一直从衣角渗进床单,使他整个人充满了事后的糜烂。而这正是情动的前调。

——该死,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...

{ 2018-11-24 /3 /46 }
 

到现在都没有人做这个吗?

{ 2018-11-21 /23 /364 }

索引

金光布袋戏

  • 【杏默】

翠玉白菜

天芒

平安夜

掉毛

弗洛伊德不知道 1 2 {tbc}

(含【月修】)药石罔救 1 2

逾园折檀记  

(含【玄欣】)荆棘人 1 2 3 4 5 6 7 8 {tbc}

尚贤宫宠物店

伞下奇缘

  • 【雁默】

破镜

(【雁默霓】大三角)浴火   

{ 2018-11-19 /3 /8 }
 
{ 2018-11-19 /11 /70 }
 

东离·凛杀凛·真鸦鸦只会吃小孩

大纲流小段子,重度ooc,但我很快乐

小孩子杀&成年人凛,小孩子≠未成年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1)关于交往

是杀先表白的。

凛一开始只是觉得这小孩挺有意思,抱着养崽的想法跟他处了一段时间,期间杀一直在给凛添麻烦,凛也没觉得啥:他是坚强的成年人嘛,搞定小孩惹的祸不过是动动手指头而已。凛就一直吊着杀,用成年人那种若即若离、暧昧不清的手段,杀只是个小孩儿,果然被骗得五迷三道。可问题是这小孩儿太赤诚了,让凛实在招架不住。小孩儿不知道凛的真名,只知道他的工号。这工号也够文艺、够奇葩,叫什么“掠风窃尘”,小孩就一直“掠”、“掠”、“掠”地叫他,特亲昵,仿佛他生来就是这个名...

{ 2018-11-16 /6 /53 }
 
1 2 3 4 5 6

© Blackit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