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ackit

休眠火山 从不井喷

金光·觞华·永世之臣(下)

亲情向,在这里,新剧华华真是哭死我了,赶紧补完后续

算了不改了,但还是觉得逻辑关系不怎么对啊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京王封地离王宫最近,沾染了京华的灯红酒绿、纸醉金迷,盛产纨绔子弟轻薄儿。其中天字第一号的还属殿下本人。

“华弟你太过张扬了。”北冥觞批评道,一双惯赏美人的眼却不自觉让侍立的女门客勾了去。

时值三王之乱初平,举国萧条、百废待兴,即便宫中亦下令不准铺张,一介亲王的私宴排场歌舞升平、衣香鬓影,着实大胆。

“皇兄与我许久不见,臣弟想念得紧,时刻预备着今日,反倒不合皇兄的心了。”他接话道,声音里满满透着委屈。

埋头苦吃的梦虬孙闻言忙里偷出闲来白了他一眼。

“胡说什么。”北冥觞...

{ 2017-08-25 /1 /11 }
 

霹雳·鷇梦·墨菲定律(0+1)

背景蝴蝶效应,不看也没有影响


会出错的事总会出错。——爱德华·墨菲


<<楔子


一片漆黑的电影院里。

无梦生专心致志地盯着唯一的光源,色彩斑斓的画面在他脸上一闪而过,此刻蒙太奇的效果倒是很能反应他的心理活动。这是一部极度考验耐心的爱情片,电影开场不过二十分钟,座位已经空了一半,如果不是为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,谁也不会再待下去。

听着后排几对小情侣肆无忌惮的拥吻声,无梦生如坐针毡。

显然,有人失约了。无梦生正考虑溜出去透口气时,一片活塞拔出水斗的动静中终于传来了不一样的声音。

嘭,嘭。在煽情的台词中,这一点细微的声响也没有逃过有心人的耳...

{ 2017-08-21 /12 }
 

【群像|空待】捅刀向

突然想起来这里还没贴地址,我莫不是痴呆了

{ 2017-08-17 /1 }

金光·多cp·Siri们的爱情故事(全)

我写了什么要屏蔽???不是很懂撸否的关键词

点❤我❤看❤羞❤羞❤的❤文

{ 2017-08-09 /3 /54 }
 

金光·多cp·Siri们的爱情故事(中下)

点了点字数,越来越少。。。

tag是本文所有的cp,并不一定在本章出现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4

那温皇去哪儿了呢?回窝了?肯定不能啊!这么大个八卦,怎么能不跟好友分享一下呢?于是他兴冲冲地潜入了北冥封宇的网络,赶巧撞上一场大戏。

蜃虹鲵和欲星移在数据线里,一人一边扯着一个巨大的文件夹相互角力、你来我往,温皇赶到的时候文件进度已经到了40%。温司机一看就懂了,这是要把蜃虹鲵打入冷宫、发配边疆啊,于是他找了个视野最好的地儿坐下来打call。

只见欲星移扑上前抓住一个excel表格就往自己这边拖,蜃虹鲵反手就是一个360加速球。随即,欲星移祭出了神器沧海珍珑——文件传输软件,进度...

{ 2017-08-04 /2 /33 }
 

金光·多cp·Siri们的爱情故事(中)

随便找了道题,每月指标要完不成了特别不走心

——————

11

五个siri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。

除了蜃虹鲵、温皇和公子开明。

蜃虹鲵还在生气,甚至跃跃欲试筹划长期定居。温皇则遗憾地表示就当给他的主管大人放一天假。公子开明附议,并表示看不到落翅仔被默教授骂到狗血淋头真是太可——惜了。

冥医和砚寒清一siri找了一个快捷方式抱着瑟瑟发抖。

停电不是问题,默苍离的iPad还有70%的电量,问题是——断网。

“你家教授什么时候会发现断网了?”砚寒清紧张地问。

冥医想了想:“他明天没课,大概中午起床吧。”

砚寒清愁得程序直接少了一行:“这下真正夭寿。”

 

12

讲...

{ 2017-07-31 /1 /35 }
 

金光·多cp·Siri们的爱情故事(上)

复健失败,我还是打游戏去吧
——————
01
从前有个siri,它爱上了自己的主人。

02
从前有个人类,他是一个资深宅男,当博导的那种。

03
Siri单方面认为自己和人类简直一拍即合!
Siri幸福地对自己的小伙伴说:“我一定是恋爱了,要不然为什么一见到他就全身发烫?”
小伙伴一边不遗余力地给主人手机里的文件加密、制造中毒的假象,一边冷漠看了它一眼:“哦,cpu过载。”
Siri检查了一下配置,好像的确是这么回事。于是它愤怒地说:
“把那条迭代码还给我!”

04
Siri们有时候也会凑在一起聊八卦,通常是凌晨——主人们都睡了的时候。偶尔会有一两个siri着急慌忙地飞信过来说:“哎呀,那个人类又在爆肝了...

{ 2017-05-29 /6 /66 }
 

🎂

{ 2017-04-30 /2 }

霹雳·红紫·顽铁

友谊向

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紫色余分觉得,惋红曲此人实在不太像个人。

这感慨说得矛盾、来得莫名,可谁让事实如此。

“等我啊我的王子!等我!”

红影却跟全然没听见似的,背着手老干部一样不紧不慢地渐隐入了满天枫叶中。

哼,若是叫得住,那才是天要下红雨了。

时值深冬,天风料峭,正是飞鸟也惊不起的节气,前方的跫音不一会儿便消弭在了一片肃杀中。紫色余分只得跺跺脚,气咻咻地追了上去;心里埋怨他好像跟了一块捂不化的冰、揣不暖的铁,冷冰冰、硬邦邦,再锤两下就能锻出一柄泛着森森清光的神器——从此彻底人如剑剑如人、生来死去伴剑行。

害得他老产生错觉:玄同其实给自己在剑盒上...

{ 2017-01-25 /1 /16 }
 

金光·觞华·永世之臣(上)

我说这是亲情向连我自己都不信了[微笑]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『他在赶往宫中的路上,想起了一些事。』


北冥华,鳞族二皇子,封京王。出生失恃,世子诞生的喜帖还未发出,便挂上了白幡,连累父王失了发妻、大哥丧了母妃。后来几年又传出一些不好听的谣言,北冥华年纪尚小,记不大清,只知是师相游历归来后,才力排众议、一驳有命者之言。

“命富则富,命贫则贫;命众则众,命寡则寡;命治则治,命乱则乱;命寿则寿,命夭则夭……臣自外境归来,耳闻目睹九界祸...

{ 2016-12-11 /2 /13 }
 
1 2 3 4 5 6

© Blackit | Powered by LOFTER